快捷搜索:  as

那些,下着雨

柔佛.曾宋琪

我躺在床上,闭上眼睛,是日下仿佛统统静止,唯独大年夜雨无情地对大年夜地哭闹声。

雨点一滴滴滴在窗上,再率性地从高处,逐步滑落下来。

阴暗的乌云占有了全部蓝天,天下仿佛一瞬间掉去了所有的颜色,让人愁闷,也不想措辞。

不知道是不是事情带来委顿感,关上房门不再挂着笑貌的我松了一口气,却一瞬间毫无抵抗力地被这股暗中困绕得快要梗塞。

在寂静得快让人梗塞的空气里,脑海中忽然浮现了很多很多个早年。

那些画面一幕一幕,像跑马灯一样,一幕不漏,展现在我的目下。

那时青涩还不懂事的我们,一路掉落臂统统牵动手梦想闯荡世界的时刻。

那时什么都还没有的我们,挤着一辆没有寒气、还发出稀罕气味的车去进修的时刻。

那时我们掉利的时刻,一路吃好吃的、鼓励彼此叫彼此加油,再互塞几句的时刻。

那时我们躺在地板上,一边听着那些歌,还嘲笑MV里的对白很白痴。

那时一路庆祝的每一个生日,每一次藏在心里的第三个希望都是“盼望接下来的每一个生日都有这群人”。

那时一路拍的每一张照片,都好好地保存下来,害怕那些回忆随着光阴流逝一路被遗忘。

那时意见分歧,恶脸相向,打逝世都不想先开口认输的那些日子。

还有很多很多个“那时”带来的感情漩涡,只要一恬静一闭上眼,就模糊作痛的发生发火,然后在思绪里放肆地溃烂,谁都没有法子制止。

伴跟着听起来永世不会停的雨声和无止尽的暗中,这漩涡像狂风一样瞬间爆发。

我无力抵抗,只任由这该逝世的漩涡带我进入一个又一个,藏着每一个你和我都在笑的回忆里。

无数次又无数次这样的夜晚,紧闭着眼睛,翻来覆去,却始终辗转难眠。

那些曾经快乐到不想停止的瞬间,为何今日追念无法会心一笑,却只剩下那股淡淡的悲哀?

我无数次问自己,是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,想在所有的工作里探求一个所谓的平衡。

枕头湿透了,外貌的雨也终于竣事肆虐,彷佛唯独还没有寻得任何让自己知足谜底的自己,还留在原地。

嗯,或许是日下上并不是所有的问题,都像教科书一样,有所谓的对或错,也没有那些所谓的精确谜底。或许没有谜底,便是最该被吸收的谜底。

一滴一滴的落雨声竣过后不久,月光从窗外轻轻照进来,却照样治愈不了这个空虚得只剩下痛觉的躯壳。

又不久后,天色垂垂亮起来,窗别传来了车辆启动和有人跑步的声音。

闹钟响了,推开被单,穿上拖鞋,我拖着委顿的身子和头痛欲裂感走向浴室。

简单的梳洗后,对着镜子,从新让自己收起所有的阴霾,挂上招牌笑脸。

然后,开始本日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